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影视

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68章:灰尘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6:48:01

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68章:灰尘

油然而生的恐惧,让我极为不安,不停的回头去看,zhègè举动被天翔捕捉到,走过来,也许是要ānwèi我,不过他的jiǎobu声,让我变的更加惊恐。<-.

由于墓室内混乱不堪,地上什么都有,天翔每走一步都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,在这种环境下,让人听到咯吱声,不免多少会增加些恐惧心理。

天翔走到我身旁,用手拍了拍我,説道:“小七,别那么紧张,这里还没有鬼海那里可怕,墓主只是被人移位了而已,并也不会在这里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我见天翔很肯定説

发丘门盗墓传奇  第68章:灰尘

,墓主不会在这里,便问了句。

“你看这里的灰尘,像是有活物的样子吗?”

仔细一琢磨天翔所説的也对,要是墓室里有活物,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均匀的灰尘,看来还是我大惊小怪了。

小狼在照看四周的墙壁,虽然墙壁上都有破损,灰尘遮挡着一些色彩,但还是能看出个大概齐,顺着他的手电看去,发现墙壁上的图案好怪的样子,四个角落里还都立着满是浮雕的廊柱。

我们进来岩缝的墙壁上,画着是低头龙,正在凌空舞动的一条巨龙,低着头看向一边角落里的廊柱,看样子就像是被廊柱驯服了一般。

左边这面墙壁上画着是跪麒麟,zhègè图案好怪,是我第一次看见麒麟下跪的场景。麒麟的两条前腿,都跪在地上,身子在往前倾斜,头对着前方的廊柱,似乎是在行叩拜之礼。

右边这面墙壁上画的是拴玄武,zhègè图案不难理解,一只正在爬动的玄武,脖子上被绳子绑着,绳子的另一头刚好画进了廊柱后面,看来是玄武被廊柱当成宠物。

对面的墙壁上画的是箭穿凤,一只翩翩起舞的凤凰,竟然被一箭从体内穿透,凤凰的嘴大张着,似乎在疼痛的嚎叫,而出箭的方向刚好又是廊柱。

看着四面墙壁上的灵兽图案,内心里不免产生一种被虐感,竟然把灵兽都画成zhègè样子,真是让人费解,难道这是墓主在宣泄对灵兽的不满,还是在有意的显露墓主至高无上的身份。

无论是哪一幅图案,都对应着每一个廊柱,看来廊柱才是墓主真正想要展示的。

树立在四个角落里的廊柱,都是由整块白色石头雕刻而成,不过这石头并不是汉白玉,也不像是灰白石,应该是古代的一种石料,感观上认为价值也不会低。直径宽度20厘米zuoyou,gāodu大约有6米,从地面上一直到dǐng棚。

四根都是圆形廊柱,下面是略宽一diǎn的两层石墩圆底座,上面是三层莲花座直接dǐng在上面。中间是人物雕像,看着廊柱上雕刻的人物,并不像是中原人,倒像是少数民族或是北方部落。

服饰上有明显的不同,都雕成身穿虎皮,手持弓箭的样子,并且面目特别的凶狠,有种看到就要吃人的气势。可是每一个人物身上都雕有一条小蛇,和在水潭里看到石人身上的小蛇一模一样,只是zhègè没有染色而已。

天翔见我看的入神,在一旁问我道:“看这些图案有什么想法,对墓主是不是应该有一些了解?”

听着天翔这么问,总有一种考试的感觉,还不好不回答,很显然他们3个都是很了解zhègè墓穴,要么是作足了功课才下来,要么是在墓里发现了什么已经分析明白,我这要是回答错了,估计又得被老嫖埋汰一顿。被他埋汰到不可怕,最主要是自己丢脸。

“就目前看到的,我是这么理解的,墓主应该是个少数民族的头领,或是个部落的首领。”我guyi停顿了一下,看了看他们的表情,老嫖竟然在diǎn头,看来説对了,接着説道:“廊柱上的人物雕像应该是他的族人,墙壁上的图案是在显示他族人的能力和权威。”

“分析的很对,看样子这原先的墓主,的确是一个很有权利的部落首领,不过可惜了,他的权利大不过后来者,后来者改变了这里的格局,让这里变的更加神秘,以至于上千年没能有人发现这里。”天翔在一旁接着我的话説道。

听天翔説的话,虽然还有些糊涂,但我也不想再问下去,也许正如小狼所説,出去以后就会明白了。事实也是这样,每一次在墓里都显的非常的神秘,而出来之后,却又感觉所有发生的一切并不是那么神秘,并且都可以理解,也没有在墓里的不可思议,也许是在外面放松心情的情况下,才会有那种感悟。

正当我试着放松下来时,想用心去理解天翔的话,老嫖在一边突然喊了一句,吓了我一跳。

“我日的,不对啊,这里怎么这么多的灰尘,就算是通风几千年也不至于这么多的灰尘。最主要是尼玛这里也没见到有大的通风口,哪来的灰尘啊?”

老嫖话音刚落,所有的手电瞬间照向了上面,虽然墓室的举架很高,但也能照的一清二楚。的确正如老嫖所説,上面也没见到任何的通风口,感觉上像是完全封闭的状态。

这不免让人产生yihuo,我们进来的路,被机关封死了,外面的kongqi不可能流通进来,而这里面也没见在有其他出口,那这里流通的kongqi又是从何而来呢?

“老嫖刚才对灰尘的yiwèn是有道理的,什么样的情况会造成这里这么大的灰尘?”天翔一边在肯定老嫖的yihuo,一边又在重复灰尘的问题。

“装修,只有装修工程才会有这么大的灰尘。”説完这句话,我就后悔了,心想,完了,这句话説的太二了。这次不只得被老嫖埋汰一顿,估计连发丘门的脸都给丢尽了。

“我日的,你小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聪明,我刚想到,你就説出来了,你这是要做老嫖第二啊。”

我一听老嫖这么説,心里这块石头算是放下了,likè回了句:“那是,哥们好歹也是高智商的人类啊,不过对你那老嫖第二不感兴趣。”

就在我与老嫖説话间,小狼顺着里面的廊柱爬了上去,对着上面的墙壁一伸手抽出一块石砖来,另一只手将手电照进去,顺着石砖的缝隙反射出幽幽绿光。

白山治疗包皮包茎方法
吉首治疗包皮过长医院
朔州牛皮癣治疗方法
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看病怎么样
北京国仁医院收费贵不贵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